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

許勝光教授專區-研究香椿之因緣

研究香椿之因緣

許勝光教授
前高雄醫學大學 生理學科
 
十年前,在1996年赴美進修時,我身體健康情況極差,總覺得自己沒幾年好活,我妹婿帶我去見一位他認識之通靈女士,她說:『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應完成之任務,你尚未開始你的工作,沒有完成它以前,老天是不會讓你回去的!』 我妹婿當時問她說:「那是什麼事?」 她說:『我也不知道。』今天我終於知道,原來它是:『香椿』。
         19968月我利用教授休假一年,申請到國科會之補助,赴美國聖路易大學生理學科劉茂生教授研究室進修(1996/7-1997/6),當年,我雙親要陪我赴美一年,臨行前三個月,先慈突然左腳腫起,群醫束手無策,正好當年在南非唸博士學位之孫玉滿老師返台,告知乃父腳腫服用西藥導致胃出血,後來經朋友介紹服用『山苦瓜』全草,約一個月就消腫,所以將她家中剩餘之乾『山苦瓜』約七八束拿來,以水煮當茶喝,極苦,因無研究佐證,深怕會有「副作用」,孫老師一直叮嚀要注意有無不良反應,托老天之福,一個月後竟然消腫,故臨行前我與科室同仁呂勝義先生說:「我ㄧ年後返校,我們一起研究『山苦瓜』。」
翌年七月返國後,美國友人林忠堅藥師告知我有關香椿降血糖之個人經驗,建議我讓先慈試用,正好當時先慈糖尿病病情嚴重,併發手腳酸麻、全身疼痛之症狀,以致臥病在床,於是在苗圃買了幾十株香椿樹苗,種於庭院,以水煮幼嫩葉當茶喝,先慈兩天後就覺得人較舒服,一週後就能起床,但仍然全身酸痛,一個月後就完全康復,但眼睛視覺較模糊不清,經高醫眼科吳國揚醫師將眼底出血點雷射治療,以後均未再發現出血現象,當時在眼科候診時,碰到一位男性糖尿病病人,他說他花上百萬台幣買偏方,結果這是第三次來請吳醫師做雷射治療,我因與他不熟,故不敢將香椿介紹與他。先慈除長期服用降血糖藥外,血壓一直不穩定,經常要服用降血壓藥,飲用香椿茶後,血壓不再會有不預期地飆高,而且嘴角發炎及「流眼油」現象全消失。另外,當年先慈常去之ㄧ家美容院的老闆(一對姐妹)對舍妹說:「你媽媽又長出許多黑色之細髮,是怎麼一回事?」 沒想到前一陣子,一位同事告訴我,校內有幾位老師及職員買香椿膠囊及香椿茶之目的是為『黑頭髮』,原來有位職員因母親癌症化療後,長期以香椿產品作為『保養』,卻發現「長出許多黑色之細髮」,又有一位糖尿病患者食用香椿產品約半年,頭髮變得比較黑且多,所以他們對香椿在此方面之『成績表現』很有信心。
經使用香椿後,先慈明顯改善糖尿病病情及身體健康情況,兩年後,旅居美國之妹妹及妹婿邀請先慈到美旅居一個月,其中曾到佛羅里達旅遊一星期,先慈說這次美國之旅是多賺到的。幾年後,先慈因尿道炎及肺炎,多次住院,最後因多重器官衰竭而告不治,香椿讓先慈多活六年。

當年我腰背痛情況極嚴重,先慈說:「香椿治好我全身疼痛,你為何不試試你的腰背痛?」我飲用香椿茶後是有緩減疼痛,但並沒有痊癒,但是我的容易被傳染感冒之體質卻被改善,以前被傳染感冒,就整晚要坐在椅子上大咳特咳,總要有好幾個晚上無法躺下睡覺,目前我總是最後一位被傳染,有一年竟然沒被傳染感冒。一生浸泡在「基礎醫學研究」的我,就有興趣想瞭解其作用機轉,由玩票性質之實驗,因緣際會而形成『台灣香椿研究群』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