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7日 星期二

許勝光教授專區-十年一覺香椿夢

十年一覺香椿夢

許勝光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 生理學科

十年前,在 1996 年赴美進修時,我身體健康情況極差,總覺得自己沒幾年好活,我妹婿帶我去見一位他認識之通靈女士,她說:『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應完成之任務,你尚未開始你的工作,沒有完成它以前,老天是不會讓你回去的!』 我妹婿當時問她說:「那是什麼事?」 她說:『我也不知道。』今天我終於知道,原來它是:『香椿』。

研究香椿之因緣:

19968月我利用教授休假一年,申請到國科會之補助,赴美國聖路易大學生理學科劉教授研究室進修(1996/7-1997/6),當年,我雙親要陪我赴美一年,臨行前三個月,先慈突然左腳腫起,群醫束手無策,正好當年在南非唸博士學位之孫老師返台,告知乃父腳腫服用西藥導致胃出血,後來經朋友介紹服用『山苦瓜』全草,約一個月就消腫,所以將她家中剩餘之乾『山苦瓜』約七八束拿來,以水煮當茶喝,極苦,因無研究佐證,深怕會有「副作用」,孫老師一直叮嚀要注意有無不良反應,托老天之福,一個月後竟然消腫,故臨行前我與科室同仁呂先生說:「我ㄧ年後返校,我們一起研究『山苦瓜』。」
翌年七月返國後,美國友人林藥師告知我有關香椿降血糖之個人經驗,建議我讓先慈試用,正好當時先慈糖尿病病情嚴重,併發手腳酸麻、全身疼痛之症狀,以致臥病在床,於是在苗圃買了幾十株香椿樹苗,種於庭院,處理自製香椿幼嫩葉當茶喝,先慈兩天後就覺得人較舒服,一週後就能起床,但仍然全身酸痛,一個月後就完全康復,但眼睛視覺較模糊不清,經高醫眼科吳醫師將眼底出血點雷射治療,以後均未再發現出血現象,當時在眼科候診時,碰到一位男性糖尿病病人,他說他花上百萬台幣買偏方,結果這是第三次來請吳醫師做雷射治療,我因與他不熟,故不敢將香椿介紹與他。先慈除長期服用降血糖藥外,血壓一直不穩定,經常要服用降血壓藥,飲用香椿茶後,血壓不再會有不預期地飆高,而且嘴角發炎及「流眼油」現象全消失。另外,當年先慈常去之ㄧ家美容院的老闆(一對姐妹)對舍妹說:「你媽媽又長出許多黑色之細髮,是怎麼一回事?」 沒想到前一陣子,一位同事告訴我,校內有幾位老師及職員買香椿膠囊及香椿茶之目的是為『黑頭髮』,原來有位職員因母親癌症化療後,長期以香椿產品作為『保養』,卻發現「長出許多黑色之細髮」,又有一位糖尿病患者食用香椿產品約半年,頭髮變得比較黑且多,所以他們對香椿在此方面之『成績表現』很有信心。      
經使用香椿後,先慈明顯改善糖尿病病情及身體健康情況,兩年後,旅居美國之妹妹及妹婿邀請先慈到美旅居一個月,其中曾到佛羅里達旅遊一星期,先慈說這次美國之旅是多賺到的。幾年後,先慈因尿道炎及肺炎,多次住院,最後因多重器官衰竭而告不治,香椿讓先慈多活六年。
當年我腰背痛情況極嚴重,先慈說:「香椿治好我全身疼痛,你為何不試試你的腰背痛?」我飲用香椿茶後是有緩減疼痛,但並沒有痊癒,但是我的容易被傳染感冒之體質卻被改善,以前被傳染感冒,就整晚要坐在椅子上大咳特咳,總要有好幾個晚上無法躺下睡覺,目前我總是最後一位被傳染,有一年竟然沒被傳染感冒。一生浸泡在「基礎醫學研究」的我,就有興趣想瞭解其作用機轉,由玩票性質之實驗,因緣際會而形成『台灣香椿研究群』。

香椿之應用:

先慈飲用香椿茶一段時間後,因其味道不好,就不大願意喝,於是我就研發『香椿茶包』,除改善味道以外,還以實驗證明有降血糖功效,並在庭院種有一分地之香椿樹,且由幾位香椿研究好友及家人共同成立:『茗香椿企業社』,其實當時是希望先慈能因而保持『運動』,且為了兒子要做研究用,天下父母心,當然全力支持。
香椿研究成果陸續揭露後,許多廠商向高雄醫學大學研發處科產組洽談產學合作事宜,但均只是剽竊香椿之部分資訊,就自行推出香椿商品出售,並冒用高醫大及許勝光之名義去誇大廣告,造成許多困擾。後來我們香椿研究群部分成員很天真的認為:「我們自己來個正派經營吧!」,加上幾位好友說:「香椿看來是個好東西,而且你們香椿研究群也很用心在研究,所以給予些許鼓勵。」於是乎於民國 93 年成立『台灣香椿生技股份有限公司』,由陳昭吉董事長及吳榮南總經理實際的執行營運之後,才瞭解正派經營之困難,根本不可能達成「由公司盈餘提撥香椿研究基金」之理想,雖然商界名言:「正不勝邪」,但我們還是會繼續挑戰這『不可能之任務』,讓不可能變為可能。

我的香椿夢:

成立『台灣香椿生技股份有限公司』時,我與好友陳昭吉董事長及吳榮南總經理說:「好東西要與社會分享,產品盡量賣便宜些,如公司有盈餘,希望提撥三分之ㄧ當研發費用。」他們說:「產品賣太便宜,公司倒,你想做好事就沒有機會。再者,一般公司能提撥五分之ㄧ當研發費用也就很難。」公司成立三年以來,參與經營之股東以「志工」或「半志工」方式支持公司,公司才能維持目前『不虧損』之局面。因我個人今年(2007年)8月退休後將返鄉陪家父,過鄉間生活,不再有時間過問公司業務,所以寫一封信向各位股東說:「最後,感謝各位對香椿公司成立之支持,但也很遺憾讓大家對 『香椿』之期盼落空。」 原來這是『南柯一夢』。
台灣的『一窩風』商業模式,摧殘許多好產品,『香椿』目前也是難逃劫數,如何完成『起死回生』這『不可能之任務』?我認為只有執行我的「原夢」才有機會。我的「原夢」是這樣的:香椿之幼嫩葉,依我們『台灣香椿研究群』之研究結果,一如『台灣香椿生技股份有限公司』運用專利及商業機密,推出一般規格產品【TS-188(百強100)、TS-288TS-388 】,建議能繼續研發TS-488TS-588TS-688TS-788 。更要堆出特殊功效之產品【TS-881TS-882TS-883TS-884TS-885TS-886TS-887】,最後以『TS-888』產品集其大成。依我的看法,以上之構想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 ---『資金』,十年來之努力,未有「資本家」或「慈善家」慧眼相識,深感遺憾。香椿是個寶,全樹可利用,是經濟價值極高之樹種,香椿之幼嫩葉除了上述之高經濟價值外,老葉有很高之飼料價值,亦可作染劑使用;樹皮及根皮之藥用價值,古書早有記載,若能一倂以現代科技加以開發,前途無量,善莫大焉!目前沒有大資金奧援,緩不濟急,雖然我一直呼籲:『時機尚未成熟,暫時不要栽種。』但據估計目前台灣應約有上百甲地之香椿農友會『血本無歸』。我現在之心情只可以用『我不殺伯仁』來形容。
退休,歸去來兮?但自問:「敢將衰朽惜殘年?」我還是會沉醉於『香椿夢』, 鞠躬盡瘁!我要能成立【香椿-鄉村 研發 俱樂部】,將由『香椿研究團隊』、『香椿農友社』、『香椿商隊』、『香椿愛用同好群』共同組成。歡迎您加入。我們也要推出【小小產學方案】,當各位香椿同好如有獨特創見或各項研究成果,可以來作跨領域之技術整合,在新產品與新技術方向發掘,推出各種具有明確功效之『輔佐性食品』、『生技產品』、『健康食品』或『藥品』。譬如說我退休返鄉後,我會著手研發香椿成熟葉之飼料應用,也會利用樹皮及根皮之特性,配合現有之香椿產品推出『香椿養髮套餐』等等方案,如此一來,我評估只要種有五分地之香椿樹,就能展現其高經濟價值,足以維持一小康家庭生活,這是我最早想造福鄉里之野心,希望退休後能圓此『香椿夢』。
昨日之明星樹種是『杏樹』,今日之明星樹種是『銀杏』,而明日之明星樹種將是『香椿』,我願台灣將會是『香椿島』。如此則天下蒼生幸甚!香椿幸甚!政府推動『五年五百億方案』,若能取其一瓢,足矣!萬法隨緣,規劃不如變化,香椿就「待價而沽」吧!
許勝光 撰寫於高雄醫學大學生理學科 2007-06-10
 
以上文字內轉載自繼往開來-台灣之椿一書
版權所有,禁止擅自轉貼節錄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